娇妻美妾任君尝(23)

.
  
            
我必须要时刻提醒自己,双飞并不是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在过去当兵的
三年时光当中,我被石头带着在各个夜生活场所当中不断穿行着。莫说是双飞,
便是三个女人甚至四个的情况也有过。
但今时不同往日,首先就是我身侧两位女孩那犹如熊熊烈火般的求爱欲望。
对于筱葵的本领,我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中也算是适就去吻.com应并承受了。而栾雨的热
情却是丝毫不输于前者,虽然技巧上远远比不上筱葵,但在她那销魂蚀骨的呻吟
中,我楞是将最多的精液尽数就去吻影院抛给了她。就是不知,这里面有没有筱葵的刻意相
让了。
再者就是,她们的身份也绝对不是普通的小姐能够比拟的。一个是我的妻子,
而且是有着百人斩乃至千人斩战绩的妻子。一个是我妻子的闺蜜、我弟弟的女友、
我的情妇。这样的一对组合和谐共处地服饰,这份刺激远不是普通的双飞能够比
拟的。
躺在床上的我已经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第一时刻便感慨了起来。入目便是天
顶上那华丽的水晶吊灯,窗户那传来的阳光十分温暖。我的左臂上枕着筱葵的脑
袋,右臂上则是栾雨。这两个女孩和我一样都是全身赤裸,浑身上下包括这张床
在内都布满了淫靡的气味。两个女孩还在熟睡着,我望着墙对面的时钟,浑浑噩
噩地发现此刻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我睡了多长时间呢,应该有两个小时吧。在更之前的时间里,我狂吼着将自
己积蓄了好多好多的精液都灌输到了两个女孩的体内。当然,也不知是体内而已,
她们也把我的精液咽下不少,还有不少被她们涂抹到了脸上、胸上、屁股上。躺
在床上,我嗅了嗅鼻子,满屋子充斥着的荷尔蒙气息实在是太浓郁了。
身边的筱葵睡得正熟,她那艳丽的玉颜上有种黏糊糊的视觉感,而数道黑色
的细发更是令人遐想地粘在了那粉嫩雪腮上。她那红润的香唇微微闭合着,唇瓣
上充满了水分。在她那挺拔的鼻梁下,一道道轻柔的呼吸气流正在不急不忙地往
返着。在她那自然合拢着的眼眸上,修长的睫毛纹丝不动。
身边的栾雨睡得正想,她那可爱的脸蛋上带着汗渍干涸的光泽,而精神的短
发此刻正凌乱而带着美感地贴着那光滑的肌肤。她那柔嫩的唇瓣带着一丝令人心
醉的笑容,她那娇小的琼鼻忽的抽了两口气。也不知这妮子究竟是梦到了什么好
事,修长的眼睫毛下意识地眨动着,闭合的娇嫩眼皮上也能看出眼珠的转动。
「唔哼~」
在我缓缓起身的时候,陷入在梦想中的栾雨发出了一道娇憨之极的声音。我
日本酒色网站轻轻一笑,在将自己的胳膊从两人的头下抽出后,翻身面对她们,依次在筱葵的
脸蛋与栾雨的眼皮上轻轻一吻。
「嗯……?」
亲完之后,我才下意识地想到,杨过亲的是谁的眼皮来着?好像是完颜萍?
不成,完颜萍可没能和杨过在一起啊。
如此想着,我便有伏下身去在栾雨的脸蛋上也亲了一口。这才满意地一笑,
然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然后走进浴室。
淋浴的热水浇灌在我的身上,将身上的异味和干涸的粘液都冲刷干净。我闭
着眼睛昂着脑袋,任由那水流直接浇到自己的脸上。淋湿身体,洗发精,沐浴液,
当我浑身香喷喷地裹着一件白色浴巾走出浴室后,那房间内的水蒸气顿时涌入了
外界。
卧室内的筱葵和栾雨依旧还在熟睡中,我并没有打扰她们,而是静悄悄地走
到了衣柜那里。
三米宽五米深的衣柜,筱葵真的需要这么巨大的储衣间吗?我不是不是道女
孩子爱买衣服,在希尔顿姐妹贝弗利的别墅里,衣柜都是用卧室为单位计算的,
她们甚至还有属于自己的鞋柜站台等一系列用来放那放不完的衣服的场所。不过,
这里只是筱葵用来联谊的场所,情趣内衣真的需要那么多吗?
打开衣柜门,里面是一眼数不清的各式情趣内衣。的确如此,一件,两件,
五件,十件,内衣的数量的确非常多。我轻轻将这些衣服都扒开,然后走了进去。
就是在这里,我和栾雨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抚摸着三米深后那木制的柜壁,
我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带着幸福的笑容。但我也清楚,就死在这里,我亲眼见
证了筱葵在这个炮房内的一次联谊,这又令我不由得心里酸楚不已。无论再怎么
提醒自己,筱葵的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八年了,可当我触景生情地立于此处时,却
是怎么也无法回避内心的真实想法。
「嗯……?」
在最深处走动着,在掀开三件衣服后,接着从外部而来的昏暗光线,凭着自
己优秀的视力,我勉强在这面柜壁上发现了一个门把手。
这是暗门!?
对于筱葵身上可能存在秘密这一点,我根本不用任何人提醒,唯一的问题仅
仅是谁也不想一口气说清所有的事情。我知道筱葵这八年肯定过得很不容易,若
要让她一次曝出太多,必然会导致我这心爱的女人心神震颤。而我更是完全不知
道自己会面对什么样的故事,若是一口气承受的太多,我也保不准自己会发生什
么问题。
此刻面对这门把手,我却是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只是随机性地进来看一看而
已,我居然真的发现了什么……
我尝试着拧动这个把手,毫无悬念地便将小门打开了。炽白的感应灯自动亮
了起来,这里面是一个不大的小存储室。借着那明亮的光芒,我清楚地看到了地
面上的小木盒。每一个盒子都是比八开本稍大一些的体积,不过却不是很厚。我
拎起了一个掂量了一下,木料并不厚,但里面装着的东西却比较沈。
我的眼睛瞇了一下,虽然今天凌晨走得比较匆忙,但我依旧记得那被我胡乱
塞到栾雨床底的木盒。它们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重量可能不同。盒盖上刻着一
个百合花,不知道是单纯的装饰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盒子打不开,因为这些木盒子居然都使用了刻度盘密码装置,八位数的密码
让我难以得知其中数以千计的组合究竟是什么。是生日吗,应该是生日对吧?
同样的木盒出现在栾雨的卧室与筱葵衣柜内的储物间中,这不由得让我胡思
乱想起来。木盒一共有五个,重量都不轻,里面有可能放着什么东西呢?我输入
了栾雨的生日,那是她早在某一天就告诉了我的。不过无效,八位数密码,连带
整个年份在内全部输入却也不能打开。
那么筱葵的生日呢?我试着输入了以下,也是不行。接下来我又把自己的生
日诶输入了,还是没有任何用处。
我瞅了瞅这个储物间的周围,再就没有什么东西了,整个三平方米而已的小
屋子只放了这么五个木盒子而已。不过,这里面都有可能放着什么东西!?
同样的盒子既在栾雨的卧室内出现,也在筱葵的这里遇到。难不成,是这两
个女孩共同保守的什么秘密吗?能是什么秘密,是关于……关于俱乐部的事情吗?
抱着手里的一个木盒子,我坐在那储物间的地板地上沈思了起来。
栾雨在一开始就是知道俱乐部的存在的,虽然她对我的喜爱看不出假,但这
个女孩……显然身上也隐藏着不小的秘密。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我和她一直以来的互动……
首先是找房子,我找房子的中介公司是石头介绍到,然后中介公司的职员将
栾雨隔壁的那套房子推荐给了我。然后,选房子是也我自己,这当中没什么问题。
第一次和这女孩相遇是在门口,她在听了筱葵的介绍后很热情地给了我一个
拥抱,而在后来吃火锅的过程中也很热情。热情……可以理解为激动吗?按照现
在的情况来看,我是有精神疾病和失忆现象的,可以理解为我们以前认识,现在
她又遇到我所以很激动。这个,貌似也没什么问题。
再次相遇就是在这里了,她一开始就是出现在衣柜里的,然后和我发生了…
…亲密接触。当时,这小妮子说自己是看到我在撸管,所以只能躲进衣柜里
避嫌。
那么现在看来,有没有可能是来找这些盒子了呢?
再然后就是我发现千人斩的时候了,直接一个电话把她叫了过来,然后……
等等!
眼睛紧紧盯着木盒子上的花纹,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实。
当初去找那个李东翔的时候,他给我看的页面和筱葵乃至凯瑟琳的页面都完
全不一样。虽然他的页面首页也有筱葵的写真,虽然他打开的筱葵的页面也有她
的照片。但是,我所看到的筱葵和凯瑟琳的界面却绝对不一样!
我的脑袋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但这绝对按耐不住我高速运转中的大脑。
那个显示了记录的页面是在那个李东翔的电脑上看到的,我自己并没有在自
己电脑上看过。而等到我用贵宾账号登陆并找了凯瑟琳时,她的界面完全没有介
绍那些数据。而在筱葵给我看了她的界面时,上面也同样没有这些消息,这究竟
意味着什么?
李东翔那小子有猫腻……
我小心地将盒子放回原位,做出一副从来未有人来过的迹象。情亲关上门,
然后轻声走出衣柜。在把一切都恢复原貌后,我先去卧室看一看床上的两位美娇
娘。
两人依旧横卧在床上陷入在熟睡中,薄毛毯随意地遮掩在她们那赤裸而娇嫩
的胴体上,虽掩盖住了重点部位,却也将大片美好的春光暴露在外。走到床前,
看到筱葵依旧正睡得深沈,我撚手撚脚地走到床脚,打开她的皮包,将手机拿了
出来。
我手上有着那坨翔的电话,所以可以直接从号码上分辨出对方的身份。打开
自己手机和筱葵手机的通讯录,我开始在目录当中寻找了起来。虽然不能确定一
定就可以找到,但起码是一个线索。
从A字段向下,然后是B字段,C字段,然后是……
「嘟嘟。」
忽然,手机短信的震动声突然响起,我赶紧望了一眼筱葵,见她和栾雨依旧
在沈睡中,便迅速地打开了她。
宁妃姐:筱葵,今天你姐夫带着我玩交换去,你现在和明在一起吗?还是在
联谊?
我瞪大了眼睛。
宁妃……我的姐姐昊宁妃!?
你姐夫带着我玩交换去……
你姐夫……
我姐夫带着我姐姐去玩交换,我姐姐把这事向我老婆通报!?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篇短信,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我便
用手指拖着屏幕。自下而上地倒叙着看了过去。
筱葵:明和小雨就要进来了,我先不和你聊了。
筱葵:我也是深深爱着明的,这个你知道。姐你不要多说了,我真的爱着明,
从当年到现在我一直爱着他。我会好haodaitamend
宁妃姐:你就应该等他自己慢慢恢复记忆后自己选择。
宁妃姐:你就一直都不该给他好脸色看!
宁妃姐:你前半年不都做得很好么,怎么就……
筱葵:生孩子与否在家里的地位差别,后宫剧里没少看吧!?这还不够吗!?
筱葵:就因为我无法随便生孩子而且知道小雨的心里很苦,所以我才在不断
地补偿她不是么!而且还拜托小雨甚zhin
筱葵:这能怪我吗!?是他当时瞎编故事的时候把我当成他老婆的!你知不
知道当时小雨哭成什么样子了!
宁妃姐:你知不知道我现在都气得xian
宁妃姐:就算你们现在摊牌了,小雨她现在也不能配给明当老婆了啊!
「嗯……」
忽然响起的声音犹若惊天霹雳,我下意识地就差点把两个手机都甩到地上去。
抬头望去,只见筱葵正迷迷糊糊地揉着自己的眼睛。我赶紧把她的手机放回
到皮包当中,然后微笑着坐在了床边。
随着娇妻起身的动作,她身上那本就未遮住全身的毛毯便全都落到了栾雨的
身上。那一对比哈密瓜还要丰满挺拔的玉乳颤巍巍地在胸前晃荡着,那可以与我
的大腿一比粗细的纤腰带着妖娆的美感,那小腹中央的娇小肚脐带着可爱的漩涡。
筱葵将自己那双修长的玉腿蜷缩起来,哼哼笑着将后背靠在了床头,用柔情
的美眸望着我。
「老公,你先起来啦?」
我坐在筱葵的玉臀下侧,将她靠向外侧的那条修长的大腿架在了自己的腿上,
而筱葵则哼哼笑着将另一条腿缠在了我的身后。我抚摸着她那平摊而光滑且无比
细腻柔软而温暖的小腹,将手指按在了她那可爱的肚脐上。
「筱葵……」
我望着娇妻那温柔地望着我的美艳面庞,在瞅瞅一旁还在熟睡中的栾雨那嘴
角带着笑容的可爱小脸,抚摸着筱葵那足以让我的手掌陷进去的柔嫩大腿,心中
的思绪绝难稳定。
「……我究竟失去了多少记忆?你一再强调要我好好待小雨,她……我、你
和她之间,曾经有着什么故事?」
我的声音很轻,生怕将身旁熟睡中的可爱女孩惊醒。听了我的问话,筱葵则
是轻声叹息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而那修长的柳眉与迷人的杏眼也
是幽幽不已。
「老公……在你现在的记忆当中,过去是什么样的?」
我皱了皱眉,歪了歪头。
「你是指……?」
「把从小到大的,与自己、与我们有关的记忆,从头到尾捋一遍吧。」
我望了眼身边依旧在熟睡中的栾雨,这一个上午我与她合体的次数绝对不少,
楞是让这妮子到现在还陷入在熟睡中。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不是么,然后后来我老爸遇到了你老爸,这才迅速地发
家致富了。然后,嗯……我记得那好像是在我十一岁也不多大的时候?然后,十
三岁的时候咱俩订婚了,我因为一直都不肯接受,所以跑到日本上高中了。然后
等我回来后,我又立马参军去了。过了三年,也就是……」
我有些奇怪筱葵提出的问题,但却也清楚地将自己脑海中的时间表说了出来。
自然,音量很低,不然很可能会吵醒栾雨。
「呐,你一直没觉得有问题吗?」
筱葵忽的打断了我的话,轻笑着说道。
「就你刚才的话来分析吧。十一岁也不多大的时候,这种事件也能搞混?然
后,你没发现自己刚才那串话中有含糊的地方吗?」
筱葵盯着我的胸膛,而当眼睛向下望到我腰间的围巾后,又迅速瞅向了身边
的,然后在对我说道。
「你几岁去的日本,回来时是几岁?参军时什么时候,回来几岁?这中间就
没有空白时间吗?」
我盯着筱葵,脑袋陷入一片空白。
那是……
我的高中生活,是什么样的?
一直以来作为「一件事」而存在于脑海当中的事实,我的高中生活是什么样
的?
教师……
学生……
日常生活……
还有……
头好痛……
头好痛好痛……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明!」
那是源自何方的呼喊?我不清楚,我满眼都是绿色的光芒。刚才有一位医生
给我注射了药剂,说是会导致什么变化,什么什么变化的。我的眼中正在不断闪
耀着奇异的光芒,那就是过去四年当中我所经历的一切吗?
「明!」
眼前的呼喊……是来自眼前的吗?那个身影,似乎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似
乎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似的。它在乎喊着我,声音中的情绪似乎十分复杂。好像
有开心的意思,但又好像有伤心的感觉。我的眼前一片模糊,只能隐隐约约地看
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在眼前不断晃动着。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究竟是谁在叫喊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究竟是谁给我
注射了什么?为什么我眼前的身影在不断地消失?为什么……
「啊啊啊啊啊!」
嗯?
等我终于恢复了自己的意识时,首先看到的就是床单,而我本人则在大口喘
气着。我望向旁边,无论是筱葵还是栾雨都正坐在我的身边,脸上带着如释重负
的笑容。她们并没有穿上衣服,这说明时间并没过去多久……
「你可算是没事了,老公,你刚才一个劲儿抱着脑袋大叫,怎么样,还好吧?」
抢先筱葵一步,栾雨关切地将手覆盖在了我的额头上。手掌覆盖着,然后她
又将自己的脸蛋贴在我的额头上,随即朝着筱葵点了点头。
「没什么大碍,体温没有升高。」
我怔怔地望着栾雨,然后又望着身边明显松了一口气的筱葵。沈默片刻,语
气浓重地问道。
「我只要……一去想过去的事情……就会头疼是吗?所以,你们才不一口气
把所有能说的都说出来,就为了避免我……变成精神病?」
此时此刻,我的思绪不由得飘向了栾雨和那些盒子。筱葵已经摆明了告诉我,
我和栾雨在过去一定有着许多故事,但无论是她还是栾雨都不会随意向我讲述任
何事情,怕就是为了避免我出现这种……已经出现的情况吧?
「刚才……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幻觉,但又抓不住……」
「明……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筱葵自身后紧紧地搂住我,并刻意将自己的乳房贴在我的后背上。我闭上眼
睛,缓缓地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在睁开眼时,有点累。
因为,我还记得姐姐发给筱葵的短信。
看得出来,至少姐姐是清楚筱葵的情况的,而且她甚至还知道一些筱葵、栾
雨与我之间的众多不得不说的故事。然后……姐夫和姐姐去玩交换?别闹了……
我可是很清楚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的,他们两个去玩交换,然后姐姐又知道筱
葵的情况,这不就是摆明了地说……姐姐和姐夫也是俱乐部的成员吗!?
「你们……筱葵,小雨,我先……先让我先好好想想……我先静一静……」
姐姐和姐夫玩交换,姐姐知道一些关于筱葵的情况,还知道一些我还不知道
的我们三人间的事。然后,小帝又是和筱葵持有炮友关系,这是栾雨的原话……
「嘶……」
姐姐姐夫、弟弟、还有我妻子,这一家人还剩下谁了?只剩下父母了。七个
人,四个身上都蕴含着秘密,那老爸老妈呢?
我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
这究竟是怎么了?
这究竟是怎么了!?
父母知不知道什么我还不清楚,姐姐和筱葵之间有秘密,姐姐姐夫之间有秘
密,筱葵和弟弟之间有秘密……而我则是处于失忆状态……
那如果我没有失忆呢?像姐姐姐夫一样,和筱葵一起玩交换!?
我的脑袋在隐隐作痛着,但由于此刻我并非是在回忆而是在分析,所以头部
的疼痛并没有达到我难以接受的程度。用余光得知筱葵和栾雨正一声不吭地坐在
我的身边,貌似是正关切地看着自己,我在睁开眼后,再缓缓地闭上。
看来……家里是有问题的,既然姐姐姐夫有玩交换,而姐姐又貌似知道许多
关于色小姐在线电影筱葵的秘密,那是不是大家都知道关于俱乐部的秘密?然后,我们都有参加
俱乐部?
还有……姐姐和筱葵的短信本身。
最新的一条短信明白地告诉我姐姐知道筱葵的身份,也许未必是花魁,但肯
定知道筱葵是俱乐部成员。然后,她们之间的对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瞎编故事把筱葵当成我老婆?
小雨大哭?
「呐,你们……」
我缓缓睁开眼睛,望着面前的两位女孩,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筱葵,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
只见这两个女孩果然紧张地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栾雨紧张地咬着自己的嘴
唇,而筱葵则是在我目光炯炯的直视下神情相当不自然。
「明……太多的事情……的确是非常难以启齿,那个……我们真的不知道该
告诉你什么,事情很多的。那个……主要是因为,你失忆前后不仅仅是记忆发生
了改变,你的性格和观点也产生了变化,所以……我们一直都不知道该说哪些好,
该怎么说……」
我理解地点了点头。的确,如果家里人真的大半都参加了俱乐部,而我现在
即什么都不知道又对筱葵的事很是心疼,那如果家人的事是真的,她的确不能向
我提起。
话说回来,家人是吗?
脑子好乱……
我的姐姐,全国知名的交际舞舞者,在国际上都有着不菲的名誉……呵呵,
的确,她如果也是俱乐部的一员的话,肯定非常受欢迎吧?不过,凯瑟琳说高级
娼妇和花魁都是职业妓女,那姐姐是什么呢?
我不由得想到了李东翔那小子的什么铁牌会员了,如果说高级以下是普通联
谊而高级娼妇是职业化妓女,那中级娼妇这个头衔显然不能是终点。
所以说……当时那坨翔给我看的页面果真是大有问题啊,他给我看的筱葵的
界面是什么情况?
算了,我索性不再继续想下去了,毕竟既定事实已经摆在这里不知多少年了,
我就算拿上一天两天三四天的时间去慢慢想都不是不可以,那么当下的重点就是
……
「筱葵,你能不能退出这个俱乐部?」
我望着眼前的筱葵,双目紧紧盯着她的面孔。只见我这充满秘密的娇妻脸色
顿时变得黯然了下来。
「我……真的很难,明,太难了。我……我想要做到和这个俱乐部一点关系
没有几乎不可能,而且我本身也是……呃……」
筱葵的眼神闪烁,言语也是磕巴不已。我没有说话,就是定定地看着她,连
身边的栾雨也不去在意。而在看到我一个劲的直视后,筱葵最后只能是无奈地长
叹一声。
「我……老公,我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我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就令我
无法离开这一切。明,我不能说我绝对不能完全脱离它,但真的……不容易。」
我用平静的语气问道。
「筱葵,你愿意和我好好地过一辈子吗?作为一个妻子,作为一个母亲,作
为一个……至少是相对正常的女人,和我好好地过一辈子?你愿意吗?」
未等筱葵开口,我在停顿了片刻后接着说道。
「我不是问你能不能做到,我问的是你愿不愿意。包括……包括小雨也是,
虽然你现在是我的弟弟的女友,但我就问你,你愿不愿意……和筱葵一起,和我
一起,好好地过一辈子?」
「愿意!我绝对愿意!」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栾雨她望着我,将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我望向筱葵,
却见她紧紧地抿着嘴唇,皱着眉头。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顿时不由的一沈,而
栾雨则是立刻急了起来。
「姐你开口啊!这些年来是什么支撑着你你心里难道还不清楚吗!?你能不
能别老那么自卑啊你这臭混蛋!」
在我惊愕的注视下,栾雨疯狂地摇着筱葵的身子,而后者的身子则似狂风乱
雨中摇摆不已的柳叶般无力摆动着。当栾雨那面带泪水的叫喊停下时,筱葵那原
本有些失神的双目这才缓缓转动了起来。
「……明,我……我有这个……资格吗?」
筱葵的嗓音轻如雾里飘花般轻盈,便是那红唇的蠕动也似天池湖水般平静。
我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将这个可怜的女孩楼入了自己的怀中,让她那脆弱
的娇躯得以在我的胸膛上寻觅到一处安慰的处所。
「筱葵……傻瓜蛋啊你,也不想想,我如果真的会嫌弃你,早就在在一开始
的时候就把你揍一顿了是不?一开始的时候,老公承认,我的确是气得差点就想
把你怎么了。在……一度也是把你在心里骂了个遍。但了解的越多,我就越不在
为你的精力而感到气愤,而是……心疼。老婆,过去究竟有些什么,我还不是很
清楚,看这样子你们直接告我只会害了我。但至少……筱葵……」
我抚摸着娇妻的脸蛋,毫不意外地在掌心感到了湿润的感觉。拭去她面容上
的泪水,我俯身在筱葵的唇瓣上轻轻吻了一下。
「……请允许我说一句……筱葵……苦了你了。」
抽泣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栾雨的眼眶迅速变红了。她带着感激的笑容在我的
肩膀上重重地锤了一下,然后便握着筱葵的胳膊,继续着自己那静声的抽泣。
「明……你是认真的吗?」
筱葵望着我,她的眼眶当中带着一丝红色的外圈。她的眼睛湿润,和她的脸
一样。
「我……明,你妻子我身上的一切部位……都曾被太多太多的男人们……用
所有你能想象得到的、想象不到的方式玩弄过,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他将我的手带到了自己那对比哈密瓜还要丰满、比馒头还要坚挺的白嫩玉乳
上,将我的手掌扣在了她的乳晕上。
「被抚摸、被亲吻、被舔弄、被把玩,这只是最基本的而已,所有玩过我的
男人都这么干过,干过无数次了。还有鞭子的抽打和捆绑,还有乳汁的分泌和汲
取供应,而且你知道吗,这些事情……太多的人都是知道的。」
接着,筱葵又把着我的手放到了她光洁的阴唇上。
「我……没有永久性地剔除自己的阴毛,不是做不到,而是……客户需要。
有的客户喜欢玩白虎,我就需要保持阴户的光洁。有的客户喜欢玩毛多的,
我就需要用药膏让阴毛快点增长。听明白了吗,明?你老婆我不是阴毛彻底长不
出来,也不是保持着刮阴毛的习惯,而是……我的阴毛长不长,长多长,甚至长
什么样被修剪成什么样……都是依赖于客户的需求……「
或许是我的手指被放到了阴唇上的缘故,或许是自己本身为口中的话语感到
羞涩与……别的什么情绪,筱葵的俏脸有些红,她甚至还苦笑了一下。
「老公……我的阴唇很……厚实吧?呵呵……喜欢吗?」
看到我无声地点了点头,筱葵淡然笑着将脑袋靠在我的怀里轻轻蹭着,而那
整个赤裸的娇躯则整个地紧贴着我的身体。肉棒勃起着顶在筱葵的丰臀沟谷间,
不过我此刻却没有精力去想别的。
「客人们也都很喜欢呢……谁不喜欢阴唇肥厚的淫荡母狗啊。有些人,就喜
欢让我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把在性兴奋下分开的肉唇和里面的穴肉露给他们观赏
甚至把玩。当然,也包括屁眼在内。呐,明,我说的是观赏,和把玩,你明白我
的意思吗?」
在栾雨羞红而不敢直视的目光下,筱葵将我的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我完全不记得自己被多少根肉棒操过逼,完全不记得。因为,实在是太久
了,太多了,而也没有人会刻意去做这种统计。毕竟……唉,总之,我完全不记
得自己被多少根肉棒干过。但……尤其在我当了花魁以后,呵呵,干我我的男人
没有不记得我的,没有不记得你老婆的肉穴操起来是什么滋味的,没有人不记得。」
筱葵伸手抚摸着我的脸,厚实的臀部刻意顶了顶我坚硬的长枪。
「而且老公,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在失忆前绝对没有干过我的肉穴。
也就是说,我们……差不多两个月前第一次做爱……的确是我们的第一次。
也就是说,在轮到你这位丈夫享用我的身体、我的肉穴之前……啧啧,太多的男
人已经享用了太多次了,而且其中大多数都会一直记住……我的穴操起来是什么
滋味……「
筱葵似笑非笑地望着我必然十分怪异的表情,但开心五月天四房间眼神中却有着一丝怎么也无
法遮掩的无奈与悲哀,而这恰恰是让我更紧地搂住她的缘故。
「口交、性交、肛交、足交、乳交,还有……各种你能想得到的性交方式和
做爱方法乃至是……各种游戏什么的,明,我没有任何一个第一次可以给你,它
们……全他妈不是你的。而且我他妈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曾被一个老男
人干大了肚子,虽然孩子被打掉了,但就他妈连下种怀孕的第一次……呵呵……
也不是你的。因为,我的肚子是直到六个月时才被打……「
「姐你别……」
「闭嘴!」
忽如其来的大吼令哭腔开口的栾雨吓得噎回了自己的话,而她的脸蛋上已经
布满了泪水。可与此相反,此刻的筱葵眼睛中反而干涩了下来,和我一样。
「六个月……就因为那个猪想要玩孕妇,喝实实在在的孕妇产的奶水,所以
他……让我的孩子在妈妈肚子里呆了六个月……然后打掉。六个月啊……孩子的
手印和脚印甚至都已经形成了。她甚至都能开闭眼睛,听到妈妈肚子里的声音了。
而我……我甚至都已经知道她是一个女儿了。我的女儿,我的第一个……孩
子,或许是唯一的一个也……说不定。还没能见到一面,还没能……看看这个世
界…
…就这么……被打掉了,为了满足……那个人的……因为那个人……就因为
那个人……想玩玩……「
我的心好像被离心机狠狠地拧成了碎片般剧痛,我的心好像被压路机反复在
地上碾压般剧痛,我的心好像……
筱葵没有哭,甚至声音中也没有带着哽咽。虽然说到后来有些结巴,但却也
只是稍微有点颤抖而已,而已……
「筱葵,」
娇妻再未发一语,而我则是在足足沈默了一分钟后,才勉强用平静的语气张
开自己的嘴。
「别人我不追究了,那个人,你告诉我他的身份,我去把他杀掉。」
我知道我对不起栾雨,因为在过去的一分钟里,我握着她的手的手在她的手
上抓出了五道血痕,而她一声未吭。
躺在我的怀里,背对着我的胸膛,光滑的后背在缓缓起伏着。又是半晌之后,
在栾雨那自己未意识到因为姿势不对而有些发僵的小腿被我从她屁股下挪开后,
筱葵才缓缓张嘴。
「他已经……生不如死了,他的企业也会被咱们收购。作为自愿的赔罪,他
的……明,再等一个星期,我送你一个礼物,一个保证可以让你喜欢的礼物……」
是么……
人头也好,什么也好,我不在乎所谓的礼物。
我只是强忍着那不知会让我做出什么的强烈冲动,尽量用平稳的姿态将筱葵
温柔地搂在臂弯里。我抚摸着她正在轻轻颤抖着的光滑后背,然后把她的身子放
到我怀里最舒服的位置当中。
「筱葵,你先告诉我一个准信,有没有人禁止你在当花魁的期间怀孕?如果
有,你还要当几年?」
在我的怀抱下,躺在我怀中的筱葵渐渐停下了那无声的颤抖。她深呼吸了一
下,低着头,既没有看我也没有看栾雨,声音有点沙哑。
「理论上讲,随时都可以。明,我每个月的排卵日都是固定的。八年里,我
被玩了太多次孕妇嬉戏了。所以,刚才算是激动了。因为那一个是最大的,一般
的一个月就打掉了。所以你要是想和我生一个的话,下个排卵日给我下种就是了,
我无所谓的。」
筱葵的声音平淡得好像是在叙述着别人的事情,叙述着一个与自己毫无关联
的人的事情。她究竟……她究竟……
怀上一个孩子,然后一个月,被打掉。
怀上一个孩子,然后一个月,被打掉。
怀上一个孩子,然后一个月,被打掉。
怀上一个孩子,然后六个月,被打掉。
她究竟是经历了多少次这种经历,才会用这么平淡的语气?
她身为一个……女性,究竟多少次地怀上自己的孩子,然后在明知无法成为
一个母亲的同时,再堕胎?只为了,能让那些男人能把玩一次孕妇?
所以说……她已经厌倦了……或者是在厌恶吗?厌恶并厌倦……成为一个母
亲?
此时此刻,我实在是无法说出任何一句话。我的泪水已经不争气地从眼睛中
流淌而出,但我丝毫不觉得这丢脸。不丢脸,而且恨不得流得能更多一些。我只
是紧紧地搂着筱葵的身子,将她的后背几乎用尽全力地融入我的胸膛当中。而栾
雨早就已经是泣不成声,她的眼眶犹若被滴入了最辛辣的芥末般红肿。
今日一整天,我们三个人都一步没有踏出这间卧室,而我和栾雨则一直都守
候在筱葵的身边。她虽然没有再哭泣,但却好像失语了似的,再就一言不发。我
和栾雨也并没再安慰她什么,因为此刻,单纯言语上的安慰并不是什么强效的良
药。
直到晚饭的时候,在门口的小罗秘书将豪华的餐点用推车送上来时,亲自到
门口迎接的筱葵才用干巴巴的嗓音说出了她的下一句话。
「小罗,这是我丈夫,还有我妹子。」
这个身材娇小的、没屁股没胸的小女孩用狐疑的眼神不断在我的身上来回打
量着。而在这期间,她却是完全没有理会那正打量着菜品的栾雨。
「叶总,这样好吗?」
我无语地望着这个小秘书,而筱葵则是淡淡一笑。
「爱他,是我的宿命。」
(待续)
上一篇:娇妻美妾任君尝(24) 下一篇:银行外围女(1-3下)

哥哥干AV视频成人社区,男人的天堂!

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所有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警告:[WWW.38TUTU.COM情色网]是成人情色网,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